<track id="vuy6q"><legend id="vuy6q"></legend></track>

<output id="vuy6q"></output>
      <code id="vuy6q"></code>
      
      
    1. <mark id="vuy6q"><track id="vuy6q"></track></mark>

      <output id="vuy6q"></output><menuitem id="vuy6q"><video id="vuy6q"></video></menuitem><tr id="vuy6q"></tr>
      網站首頁 關于我們產品中心新聞動態在線招聘服務支持聯系我們

      > 行業資訊

      三部門發布最嚴厲光伏新政 促進光伏產業健康有序發展
      2018-08-06 1352人瀏覽

      作者:歐陽凱 周程程 發布時間:2018-06-04   來源:每日經濟新聞

        暫停普通地面電站指標發放、分布式光伏規模受限、調低上網電價……61日,國家發改委、財政部、國家能源局聯合發布的一份《關于2018年光伏發電有關事項的通知》(因落款日期為531日,以下簡稱“531新政)在行業內引發熱議。

        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獲悉,62日下午,國家發改委研究員、可再生能源學會理事、光伏產業專家王斯成致函中國可再生能源學會光伏專委會,稱“531新政將會對我國光伏制造業造成很大沖擊。

        亦有業內人士對記者直言,沒想到新政策如此嚴厲,這次的六一兒童節禮物有點重,但也可以稱為光伏行業的成人禮。新政背景是光伏補貼壓力較大,將刺激行業進一步降低開發成本,向無補貼模式發展。

        對于新政作出的規模安排,國家能源局在回答記者提問時指出,這幾年普通光伏電站發展很快,部分地方出現棄光問題,新政既是為緩解消納問題,也是為先進技術、高質量光伏發電項目留下發展空間。此外,近兩年部分地區分布式光伏呈現出發展過快,與電網不協調等問題。

        為先進技術留發展空間

        根據“531新政,暫不安排2018年普通光伏電站建設規模。在國家未下發文件啟動普通電站建設工作前,各地不得以任何形式安排需國家補貼的普通電站建設。陽光時代律師事務所合伙人葛志堅告訴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,這實際上把光伏平價上網政策從原定的2020年向前推了兩年,未來普通地面光伏電站都將是不依賴國家補貼的平價上網項目。

        此外,新政還進一步明確要規范分布式光伏發展,今年安排1000萬千瓦左右(即10GW)規模用于支持分布式光伏項目建設。值得一提的是,來自國家能源局的數據顯示,去年以來,分布式光伏發電呈高速發展態勢,今年1~4月,已實現新增裝機規模8.75GW。

        對于為何作出上述新增建設規模安排,國家能源局指出,普通光伏電站發展很快,部分地方出現棄光問題。暫不安排2018年普通光伏電站建設規模,既是緩解消納問題,也是為先進技術、高質量光伏發電項目留下發展空間。此外,近兩年分布式光伏一直保持迅猛增長的發展勢頭,部分地區呈現出發展過快,與電網不協調等問題。針對這一情況,明確安排1000萬千瓦左右規模用于支持分布式光伏項目。531日(含)前并網項目納入中央財政補貼范圍,年內建設投產的其他項目由地方根據自身財力、消納能力等依法予以支持。

        中國新能源電力投融資聯盟秘書長彭澎表示,新政背景是補貼壓力較大,開發總量的急剎車將刺激行業進一步降低開發成本,向無補貼模式發展,并非是為了打壓光伏行業。根據財政部統計,截至2017年底,可再生能源補貼缺口已達到1000億元。

        不過,王斯成在意見信中指出,“531新政若真執行,光伏制造業將會有56%的產能閑置,對光伏產業是非常大的沖擊。對此,光伏專委會發文回應稱,將連同光伏行業協會,匯總大家意見,向三部門反映意見,提出建議。光伏行業協會也稱,目前在積極做各方面的工作,已經發出調研和意見征集通知。

        無補貼項目或成主流

        對于新增指標嚴控的同時,光伏發電補貼退坡也在加快。

        “531新政規定,自發文之日起,新投運的光伏電站標桿上網電價每千瓦時統一降低0.05元,I類、II類、III類資源區標桿上網電價分別調整為每千瓦時0.5元、0.6元、0.7元(含稅)。且新投運的、采用自發自用、余電上網模式的分布式光伏發電項目,全電量度電補貼標準降低0.05元,即補貼標準調整為每千瓦時0.32元(含稅)。

        《每日經濟新聞》記者注意到,這與業內熟知的“630政策相悖。所謂“630政策,是指往年備案的普通地面光伏電站,如果于當年630日前仍未投運,將執行新一年度上網電價。因此,“630政策對市場行情、組件供應、項目收購等形成了很大影響,已成為行業從業者的重大心理預期之一。

        陽光時代律師事務所律師壽方亮告訴記者,在很多光伏項目投資、并購或總承包協議中,當事人根據“630政策的預期,設置了保電價的兜底條款或保證,如轉讓方保證光伏項目630日前并網并保證上網電價等;隨著“630政策不復存在,可以預見會出現不少的違約和爭議糾紛,如何處理這些問題目前尚不得而知。

        一家在香港上市的光伏公司內部人士向記者坦言,公司有幾個已建好但未并網的項目,按照新政損失會很大。目前公司在積極跟行業協會反饋意見,希望最終政策能作出一定讓步或調整。

        彭澎指出,未來主流將是無補貼項目,但無補貼項目目前還面臨一些制度障礙。無補貼項目發展的重點之一就是需要找到好的用戶。且在單一用戶無法消納電量的同時,能夠允許對第二、第三用戶進行供電,結算時需要當地電網提供服務。

        在接受央視新聞采訪時,國家能源局新能源司副司長李創軍指出,“531新政是希望通過競爭方式降低上網電價,減少(企業)對(國家)補貼的依賴,下一步將在試點基礎上,出臺鼓勵光伏發電與用戶直接交易等方面的政策,降低交易費用,提升光伏發展質量,促進光伏產業健康有序發展。

        彭澎表示,在補貼來源單一且有限增長的背景下,企業需要想辦法自救。一方面是在國內開拓、完善無補貼項目商業模式,另一方面則是努力開拓海外市場。目前,美國、日本新增光伏裝機總量有所下降,但是一些發展中國家的裝機量還是有明顯上升空間,例如東南亞等光照條件好且普遍缺電的地區,還是有很多的商業機會。